神圣罗马帝国大元帅:拉依蒙多蒙特库科利的生平事迹简介

  拉依蒙多·蒙特库科利神圣罗马帝国大元帅,军事改革家,以防御工事和机动战为基础的战争大师,他胜利地率领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军队达半个世纪之久。

  蒙特库科利伯爵是奥地利陆军元帅和军事理论家,神圣罗马帝国的亲王,加封那不勒斯梅尔菲公爵。他的家族原是勃艮第人,在10世纪定居在意大利北部。1609年拉依蒙多生于摩德纳附近的家族城堡,从16岁开始作为他的叔父炮兵将军恩尼斯特-蒙特库科利公爵的私人卫兵加入了帝国军队,1629年任龙骑兵少尉。1631年任胸甲兵上尉。"三十年战争"期间,他在蒂利伯爵麾下任团长,在1631年布赖滕费尔德之战和吕岑之战对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的作战中他立下战功,接着在纳德林根会战中大破瑞典军。1636年10月,在维特施托克战役中升为上校团长,失败后出色的指挥了后撤行动。但是1639年他在波西米亚的梅尔尼克受伤被瑞军俘虏,被软禁在什切青。

  在两年拘禁期间研究战争艺术、法律、哲学、历史和科学,并在后来写出关于战略战术的杰出著作--《论军事艺术》。内容都是讨论战争的论文。获释后在卡斯特罗战争中为莫德纳效力。1645年在与匈牙利国王乔治一世·拉科齐作战中失利。1646年开始在西里西亚和波西米亚同瑞典军队作战。1647年8月,在巴伐利亚面对法国和瑞典的联合进攻,巧妙退却,特里伯之战中获殊荣。1648年在波西米亚成功阻止卡尔·古斯塔夫·弗兰格尔对帝国军队的追击而再次立功。1648年夏提升为骑兵将军。

  10月缔结《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后,他又开始从事军事艺术的写作。后做过外交官,是皇帝斐迪南三世最信赖的顾问。是瑞典克里斯蒂娜女王转向天主教的关键人物,因为只有他同时和教皇、皇帝和女王保持联络。 1658年12月1日升任陆军元帅。不久后率领部队参加第二次北方战争。在波兰、日德兰和波美拉尼亚与瑞典卡尔十世的军队实施广泛的作战,把瑞典人从德意志、丹麦和波拉美尼西亚赶走。

  1661年到1662年2月,率领一支小规模部队协助特兰西尼亚的亚诺什·凯麦尼攻击土耳其军队,但在凯麦尼被打败后撤退。1663年击退奥斯曼帝国的入侵,1664年8月1日,在拉布河圣戈达粉碎土耳其人重新组织的攻击。获得决定性的胜利,因此被誉为基督教世界的救星。

  他领导奥地利陆军进行一系列改革,采用滑膛枪,削减长矛兵的数量,相应的增加使用火器步兵的数量,并在精锐部队中增编掷弹兵,1672年率领帝国军队对法国作战,多次击败法军。

  在反对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的大同盟战争中,他和法国的杜伦尼将军二人都以机动作战著称。在二三十年的较量之中,二人都小心谨慎,遵循不受对方诱惑,而于不利势态之下被迫决战的原则。1673 年秋天,蒙特库科利率领同盟军2.5 万人,前往荷兰,欲与荷军会师。法将杜伦尼统兵2.3 万人前去阻截。于是两位机动作战大师就在途中--巴伐利亚国土之上,表演了一场纯机动的比赛。蒙特库科利的目标是与荷兰军会师,但他首先却以相当优势的兵力把都伦尼吸引到莱因河畔,然后又突然渡河,紧接着是急行军,直奔法兰克福--法军的后方补给中心之一。法军痛苦地快速回防,并赶在了联军之前。蒙特库科利最初还假意从后面穷追猛赶,但他并未真的去进攻法兰克福,而是突然改变方向,直奔特利尔(今法国东部摩赛尔河畔)的另一部法军而去。杜伦尼别无他法,只得驰援,尾随盟军身后追赶,然而当他赶到特利尔时,蒙特库科利已不在此处,而改向遥远的北方前进,到波昂去与率领荷兰军队的威廉三世会师去了。此时,杜伦尼只能自叹鞭长莫及,不仅让二敌白白会合,而且失去了法国的小盟国波昂。蒙特库科利一仗都没有打,却得到机动学派追求的最佳目标。自北海到巴伐利亚,同盟国家已建立起连绵不断的战线。与法国结盟的两小国科伦和明斯特,也受此威胁而退出战争。相反,丹麦等日耳曼诸侯国大多受此鼓励而加入了反法同盟。

  自从蒙特库科利漂亮地摆脱杜伦尼追击,去与荷军会师后,都伦一直在法国东北部莱茵河一带作战,并连连战胜同盟军。1674 年,法军决定性地占领了阿尔萨斯。这时,神圣罗马帝国再次调蒙特库科利到莱茵河战场,两位机动名将又再次相逢。

  此度蒙特库科利的目标是收复阿尔萨斯。他仍是先机动作战,派同盟部队去威胁腓力斯堡(今德国西南,乌姆斯之南),此地有法军仓库物资。然而这次都伦并不急于去解救,而是也去威胁联盟军的补给中心--斯特拉斯堡。双方都机动了相当时候,但都很冷静、谨慎。可是杜伦尼突然莫名其妙地将他的大军横渡莱茵河,并在河上架设浮桥,同时加强对两岸的控制。杜伦尼的这一行动使蒙特库科利大惑不解,不知其意。鉴于自己的重任,不能不无视法军的这一可疑的重大行动,于是不得不追随法军而来。这正中了杜伦尼的下怀,蒙特库科利犯了他两人都知道的大忌。从此后,联盟军开始跟着法军奔波,却总是迟了法军一步,而且始终弄不清法军的意图。2 个多月后,这场机动比赛,杜伦尼占了上风,居于主动地位,调动联盟军,使之疲惫不堪。

  蒙特库科利终于按耐不住,开始拚命地实施夜袭,试图寻找决战之机,但每次都为有备的法军轻而易举地击退。1675 年7 月26 日,都伦再次将联盟军调动到赛斯巴哈(在斯特拉斯堡东方)附近的有利地势之处,使联盟军获胜或逃走的可能性极微,陷入了绝境。法军准备进行一场决定性的大会战。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第二天决战刚开始时,一发流弹击中杜伦尼。一代名将就这样与普通士兵一样悄然离去。他一死,战局发生了变化。本无生望的联盟军,终于将法军赶过莱茵河。但阿尔萨斯仍由法军控制着,不久法国名将大孔代路易二世·德·波旁重新出山,把蒙特库科利又赶回莱茵河对岸。当年12月蒙特库科利就辞去军职退役,全身心的投入军事写作。1680年10月16日卒于林茨。享年71岁。死后被封为帝国亲王。

  蒙特库科利是智慧、机敏的职业军人,即是敏锐的战略家,又是灵活的战术家。在同时代的人中他运用策略的技巧仅次于杜伦尼。从他是书中能看出他一直努力确立作战的总概念和指导原则。他同杜伦尼的对决引起了伏尔泰和拿破仑的莫大兴趣。奥地利女王玛丽亚·特雷西娅也鼓励她的孩子们学习蒙特库科利的军事艺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左棻(?—300年),出土墓志作左棻,字兰芝,齐国临淄(今山东淄博)人,西晋详情

  1、阎罗王幽冥地府有十位掌管万物生死的君王,最著名的是第五王——阎罗王。详情

  张僧繇(yáo),字号不详,吴郡吴中(今江苏苏州)人。南北朝时期梁朝大臣,著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