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思的说具体指的什么?有着什么历史意义

  孔子死后,为八派。据韩非说,他们是子张、子思、颜氏孟氏漆雕氏、仲良氏、公孙氏(宋太平御览古本之韩非与今本异处与史记把荀卿作公孙卿同)、乐正氏为首的八派。①其中孟氏即孟子,他是子思的私淑。而乐正氏即孟子的乐正子。如此说来,子思、孟氏与乐正氏三派儒者当是一派,即思孟学派。这一学派在中国思想史上是客观存在的,而且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荀子·非十二子》把子思与孟子合在一起来评论,已经把子思与孟子作为一个学派来对待。荀子离孟子的时代那么近,他的话当是可以相信的。西汉的史学家司马迁也说,孟子“受业子思之门人”,②与荀子之说是一致的。当然在历史上,孟子的影响,远远超过了子思。

  子思(约公元前492-前431年)姓孔名伋,他是孔子的孙子,一般认为他是曾子的,也有人说子思出于子游氏之儒。《中庸》是子思思想的代表作。

  子思提出的“诚”和与此紧密相连的说,是思孟学派思想的重要内容。“诚”是其思想体系的最高范畴,也是准则。子思说,“诚者天之道”,③即“诚”就是“”,而“”即是“”。他还认为,就是“性”,遵循“性”就是“道”。也就是说,“诚”既是“”,也是“性”,也是“道”。子思在《中庸》二十五章还说:“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又说:“诚者,非自成己而已也,所以成物也。”就是说,“诚”是产生的本源。如果没有“诚”,也就没有。也就是说,主观上“诚”是第一性的,而客观上存在的“物”是第二性的。以“诚”这种主观来说明世界的产生和发展的学说,当然是一种主义的思想。

  子思的思想具有一大特色,那就是神秘性。《中庸》二十四章说:“至诚如神”。达到“诚”便具有无比神奇的威力。甚至还认为,只要“至诚”,就可以预卜凶吉。国家将要兴旺,就一定有祯祥的预兆。而国家将,就一定有妖孽出现。可见“诚”与天、是一脉相通的,即是“天人合一”的。子思认为,达到“诚”的途径,是要“尽其性”,进而“尽人之性”,再进到“尽物之性”,这就可以“赞天地之化育”,达到“与天地参矣”。①这一过程,也就是孟子所说的“尽心”、“知性”、“知天”,从而达到“天人合一”的神秘境界。这种思想对汉代的董仲舒和宋儒都有较大的影响。

  子思提出的“诚”,在思想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我们知道,殷代之后,为了说明周为什么能够取代殷,周公提出“敬德”来修补思想春秋后期,思想摇摇欲坠,孔子提出“仁”这种规范,用来调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仁”本身虽然没有的成分,但孔子思想中仍保留了的地位。“诚”的提出,则是为了取代的地位,并把泛神化。这种思想是将孔子伦理思想扩大化,从而成为更广泛、更主义化,以至趋向教性的思想。这是思孟学派对思想的重大发展,从而为思想奠定了哲学的基础。

  子思的“诚”与说有密切的关系。郑玄注《中庸》一章“之谓性”时,说:“木神则仁,金神则义,火神则礼,水神则智,土神则信”。即是说,“之谓性”,包含了的内容。章太炎的《章氏丛书·子思孟轲说》,认为这是子思的思想。这儿需要说明的是,《中庸》里的“诚”就是“信”。子思说:“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也。”①由此可见,“诚”就是“中道”,也就是“中庸之道”、的“土神则信”的土居中央。可见“信”也就是“中道”。因此,“诚”就是“信”。就《中庸》而言,用“诚”来代替“信”更说明问题,更易使人理解。子思的著作中虽然没有“金、木、水、火、土”字样,但其中说的内容确是存在的。

  说指仁、义、礼、智、圣。2005年即有魏启鹏先生《简帛文献〈〉笺证》,与邹衍的有别。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李之芳(1622年1694年),字邺园,山东武定人。明崇祯十五年(1642详情

  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Илья Ефимович Репин 184详情

  皮耶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出生在利摩日的一个穷裁缝的家庭。5岁时全家迁居巴黎,详情

  穿古装,进衙门, 看“击鼓升堂”,参与实景演出在正月的武定府衙新春庙详情

  由山下奉文将军率领的登陆部队第5师团、第18师团均为日军的精锐部队。其主详情

  日本于19411942年制定侵略东南亚计划时,认为夺取太平洋防线战略要点、详情

  张僧繇(yo),字号不详,吴郡吴中(今江苏苏州)人。南北朝时期梁朝大臣,著详情